Arezon

喜欢画画。

【酒茨】枫糖(ABO)1


乾常坤分别对应Alpha/beta/Omega
先买个HE保险,先虐后甜吧。
雷,慎看。所有的故事都是自己编的,时间线和历史地理都不是很清楚,基本是完全架空,如果撞梗我不管我不管我不听
小学生文笔,可能有错字(请提醒我
内含cp为(酒茨,微量晴博、阎判以及般若茨木半友情向)
以上接受ok?










令茨木没想到的是,自己有一天会分化成为坤。


他自认会分化为一个强大的乾,但他的发育期却迟迟未到。一般情况下,一个妖怪的第一个一百年就该迎来分化发育。然而茨木的分化期却一直迟迟不见动静,他心中有些许失落,或许自己并没有如自己期许那般分化为乾,而是常。但他还是很快打起来精神来,虽然没有分化为乾,但是他实力不俗,妖力雄厚,别说是常,就算分化为坤,大江山东南西北走出一千里也没有一个妖怪敢质疑他一个地狱之手能挖整个山包的能力。他只有更加努力修炼妖力以及磨炼战斗能力才能赶上他的挚友…才能在将来的某一天拥有和挚友并肩的资格。

酒吞待他是极好的。
即使自己是这大江山堂堂鬼王,也没有在初遇时因此而轻蔑茨木童子。
平时相处中虽然有时会嫌他聒噪,却也只是只是佯装嗔怒,与茨木口舌几句,或者是直接拉起大妖怪痛快淋漓的打一场。即使茨木打输了,酒吞也只是笑着拉了茨木起来,继续饮酒作乐。
酒吞是在一百多年前爱宕山脚下遇到茨木童子的。
彼时酒吞童子刚将大江山化零为整,建立了一个属于妖怪的国度,将一切安顿好了之后,按照妖怪的传统,要将领地巡视一周。

茨木离开那个并不能称之为家的地方已经有十年了。他的生母,那个温柔的坤,怀孕十六个月才生下了他,他自出身便是金瞳而且竟有牙齿能够说话。这吓坏了朴实愚昧的村庄,所有人都认定他为鬼子,会给村子招来天罚。无论他做什么村子里的人都对他恶毒相待。他不甘,他反抗,然而在村里的人认定他母亲与鬼私通给村子招致祸患,决定将他母亲处以火刑时他终于崩溃了,也许是醒悟了。
他终于发起了狂,在母亲受刑那一天撞碎关押他的木屋,他眼眶中金瞳在黄昏中灼灼燃烧,他用双手将他的母亲焦化的尸骸于火堆中刨出。茨木的双手被火舌舔的焦黑,一头乱糟糟的黑发被烧成丑陋的样子,茨木看着唯一维护着自己的母亲的骨骸绝望的悲鸣,被火焰灼烧过的双手的伤痕中腾起冰冷的黑炎,而这黑炎,将那个村子几乎所有人一一烧光。
茨木逃走了。
他在夜色中奔行,逃离了那个火光冲天的村落。大颗的眼泪从他眼眶中滴落,他用焦黑中流动着黑焰的手来擦拭,却让视线更加的模糊。
“啊——”茨木被路上树的根块绊倒了,翻滚着摔下了山背。身体被灌木树枝划伤,惊起了夜息的群鸟。

他终于被窒息感炸起了,猛的把头从溪落中拔起。茨木贪婪的大口呼吸着,渐渐的又平静了下来。他回想起了昨晚的事,在不熟悉的山道中奔跑,然后摔了下来。他苦笑出了声。他在这山沟躺了一夜了,此时已近了黎明,茨木捧了一掬水,打算先洗一把脸,然后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呆住了。妖异而又美丽的鬼纹缠绕了双手,整个上肢变成了紫黑色。他吓坏了,不停的用水用力搓,丝毫没有掉色,他终于无力的垂下手,溪中的水也渐渐平静,借着黎明前的曦光,他看到了水中自己的面容。
头上光秃,头发仅剩几根焦根,脸颊上满是树枝亦或是石子的划伤,额头还被撞破了,金色的眸子在黑暗中反着光,眸子的光让他感到有些许不真实,于是努力凑近了溪水辨认自己眼白的颜色。恍然间又在溪水的倒影中看见了滔天的火浪,灼人的热浪将气流扭曲,而他,凭借着这不存在的荒火终于看见了自己眼白的颜色,是黑色的。
茨木缓慢的扯起了笑容。这世道终不容他,那他便是成妖鬼,也要成为一等一的强者,让所有人都无法将他看轻!



“喂!你侵犯吾的领地了!”茨木童子在尾随那个红发僧侣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按耐不住,从草丛中蹦出,拦在了路中间。
这个衣着像是游方僧侣的红发青年先是眯着眼睛将茨木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缓缓开口了:“你这十六七岁的小孩,莫不是疯了,跑到这深山老林作甚?你可知,这山中可是有食人大妖。”
“你虽这样说,自己却已身在这林中,少在这里明知故问,故作疑惑!”茨木自知自己这白发红角的模样是万万不可能会有人将自己认做同类的。眼前的红发僧侣明明就是妖怪所扮,还出言逗弄!茨木并未手缓,直接伸爪,朝着不知死活的入侵者打去。
谁知这僧侣却轻松化了茨木的招式,哈哈狂笑了起来。
“你笑甚?!”茨木的不爽到了极点,且不说刚刚招式被化,自己在这爱宕山生活了许久,周遭妖怪动物没有遇到他不跑的,如今轻易被入侵领地,对方还如此狂妄!茨木越想越气,双手顿时腾起黑焰,“即是来挑衅我的,那便于吾认真一战!吾若输了,便将这山让与你!”
红发僧侣看着黑焰若有所思的点头轻笑,“看来我是小看你了,好!这赌约,我接下了!”
话罢,这僧侣便现了原型,赤红色的头发高高束气,壮硕的身躯显得压迫感十足,,一个生有利齿的酒葫芦浮于身后。
两人过招风驰电彻你来我往,却在三回合后戛然而止。
茨木被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这红发大妖一只脚踩着茨木反剪身后的双手,一手唤来酒葫芦饮了一口,“能和我过三招,不错了小子,哈哈哈。”
茨木不管怎么挣扎也不能翻身,手上的黑焰也不能烧到身上妖怪半分。
渐渐的,茨木童子的挣扎弱了下来,“…愿赌服输。”
酒吞童子眼带张狂的笑意,松开了脚,茨木爬起来盘腿正坐,“我愿赌服输!可我虽输却不服!你须应我另一个赌注!”
这毛头小子的话着实让红发妖怪的酒差点从喉中呛出,他几百年第一次遇见输了还敢讲条件的。
然而酒吞这一晃神已错过了最佳掐断话题的时机,茨木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不能把吾赶出去,吾会时时来找你挑战!吾会变强!等到我真正强大的那一天,我会回来战胜你!”
酒吞被说的一愣一愣的,这小子怕不是一根筋比大江山那颗千年桃树还要粗。
许是酒吞自大惯了,竟也就这么答应了。
酒吞临走时,回过身叫住了茨木,“小子,还不知你的名字呢?”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茨木童子!”
“那你可知,本大爷是谁?”酒吞手抚上下巴。
“不知道。”那茨木童子这句话更是让酒吞童子大人差点头点地跌了一跟头。
“……本大爷…是丹波大江山的酒吞童子。”
在看到面前少年明显的一惊后,酒吞感觉自己心境又平和了起来,对嘛,这才是该有的反应。
茨木童子惊了一下之后立马转身从树林跑了,嘴巴里却还嘀嘀咕咕着些什么。
酒吞觉得今日着实荒唐,便也继续巡山去了。







ps:大概废话个两三章能把车开起来吧(满脑子只想开车)(大纲已经拟好了,已经准备好拖个几个月了(X)

评论

热度(84)